快捷搜索:  2人  骂人  130元  长城  库存  A股影响几何  PTA  创意文化园

电银付pos机(dianyinzhifu.com):困在“花呗”的年轻人,打赏主播欠30万,还贷四年未涂过脸霜

文| AI财经社 唐煜

编辑| 赵艳秋

互联网金融正在迎来一轮大整治。11月27日,银保监会首席状师刘福寿透露,互联网金融风险大幅压降,天下运营的P2P网贷机构,由岑岭时期的约5000家,已在今年11月中旬完全归零。昔日火爆一时的P2P网贷现在正式退出历史舞台。11月初,银保监会也团结央行起草了小贷新规,在机构准入、杠杆率等多个关键问题上提出明确要求。

对于许多深陷在消费贷里的年轻人来说,这是个迟来的好消息。据融360观察,中国使用消费贷款的人群中近半数都是90后,在亚洲同龄人中排第一。虽然贷款的路径、目的各不相同,但了局都异曲同工。无论5万、10万照样30万,对于年轻人来说,欠债后背负的压力都如大山一样平常繁重。

图/视觉中国

还债的日子里,26岁的小酒曾梦到由于欠了太多钱坐在法庭上,被判要蹲牢狱,深夜惊醒后她在床上忍不住想哭。已往四年,28岁的柒柒天天经常只能睡着3、4个小时,第二天再浑浑噩噩地去上班。

事后回忆欠款是怎么从几百、几千块钱滚成这样一个重大的金额时,他们自己都以为有些难以置信,但都提到一个感受:“钱来得太容易了。”随便注册一个小贷App,提交身份证信息,马上就有几千块钱的额度。

“借得越多,额度越大,钱似乎永远花不完。”就算这个平台还不上,横竖另有十多个平台可以乞贷把这个窟窿补上。

直到某一天,当无数个小窟窿织成了一张补不上的网,曾经慷慨大方的债主恶相横生,牢牢追索,跟小酒、柒柒一样深陷债务压力的年轻人才惊觉,自己的生涯已经被网贷拖入深渊。而最近的羁系行动加大,将有望使年轻人不再重蹈覆辙。

“就像吸毒一样”

滑向深渊,是在不知不觉中最先的。

小酒最早用花呗是在20岁,那时她刚从一所中专学校出来实习。刚出社会的女孩子们爱一起逛街买器械,为了和人人打成一片,小酒最先从花呗乞贷。

虽然每个月也就几百块钱的实习人为,但由于她很早就用支付宝网购,信用分不错,花呗额度起步就有快要一两千块。

图/视觉中国

二十多块一杯的奶茶、一百来块的衣服,相比上千元的额度来说无足轻重,每一笔数额都不大,小酒心存侥幸,“肯定是能还得上的”。

这种花钱不愁的生涯一直连续到22岁。日子最滋润的时刻,不管多远她总是打车,把险些所有视频平台的年会员都开通了,“我的VIP身份就挂在那里,随时想看就能看”。以前买器械她还会由于两种颜色二选一纠结良久,厥后索性全都买下来,省得挑了。有一次她一天就拿了十多个快递回来。“花呗似乎就是有种魔力,让你曾经犹豫的器械全都无所谓了。”

发表评论
sunbet官网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