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2人  A股影响几何  骂人  长城  130元  库存  创意文化园  PTA

破晓十二点,几十万蛋壳租客畏惧无家可归

作者:郭儒逸 任尚坤

泉源:商业人物(ID:biz-leaders

11月18日下昼,北京冬雨绵延。在位于东城区向阳门内大街的蛋壳公寓总部门前,排成两列的队伍缓慢移动,期待着处置一桩令人头疼的租房纠纷。一旁的扩音喇叭里,频频机械地播放着几句提醒语,人群中没有任何反映。劈面的一座人行天桥上,两名警员走来走去,不时朝四下张望。

在平静现场的另一端,是蛋壳公寓几天来延续掀起的伟大风浪。这个建立五年的“高端白领公寓品牌”,因资金链断裂引发了业主、租客以及供应商等的大规模维权。它所号称的超百万用户,正陷入一场普遍的焦虑之中。

“最惨的效果就是无家可归,一地债款。”在中国传媒大学四周租住蛋壳的佟力告诉“商业人物”。到北京不久的他在5月份和蛋壳签了一年租房条约,原本是以为通过蛋壳找房利便,而且那时另有不少减免优惠政策,谁料仅半年之后就不得不面临“随时卷铺盖走人”的逆境。

佟力的担忧来自房东。蛋壳公寓是从房东手中签下屋子,经统一装修部署之后再租给租户,房东则根据约定时间从蛋壳收取租金。现在由于蛋壳自身资金重要,不少房东已经数月没有收到房租。于是忐忑不安的租户们,最先担忧有可能被房东强行驱赶出门。

“我是自动通过物业才联系上了房东,怕对方真赶来收房那天就没得谈了。”佟力说。在蛋壳公寓总部门前排起长队的时刻,他也正准备和房东相同攀谈一次。“暂时感受(房东)还对照好说话,能坐下来谈的话,一切都还好说吧。”

蛋壳公寓的崛起,借助了五六年前“租售并举”的政策风口。那时所谓长租公寓的观点变得火热,各方资源纷纷涌入这一领域创业掘金,其中就包罗同样想从中分一杯羹的蛋壳。不外,随着市场环境的转变,近年来长租公寓行业频仍爆雷,大批投契玩家纷纷倒闭。幸运的是,宣称将“通过互联网来革新传统租赁行业”的蛋壳公寓,一度活得风生水起,并在今年一月份远赴美国纽交所上市。

而上岸资源市场的蛋壳,背后实际上是连年大幅亏损。从2017-2019年,其亏损额分别为2.72亿元、13.7亿元和34.47亿元,逐年扩大。今年在疫情打击下,蛋壳仅一季度亏损额就到达12亿元,资金链条加倍紧绷。

事实上,早在此次维权风暴之前,今年来蛋壳已不时传出被讨债的新闻。当盖子被彻底揭开,一个习惯了高速扩张的蛋壳,显露出了加倍真实的面貌。

发表评论
sunbet官网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